风声

婚礼(完结)

完结撒纸屑

鼬和止水的婚礼办得意外的简单。
与其说是婚礼,更像一次家庭聚餐,来参加的不是宇智波就是宇智波的家人,家里也没有特别装饰过,只是打扫干净了而已。
对此,众宇智波给出的解释是:木叶还没有通过《同性婚姻法》,等他们领证了,再大办一场。
额,这个理由谁信啊!除了镜,止水,鼬,剩下那几个宇智波会鸟木叶?还有佐助这个兄控晚期,怎么可能委屈他哥!
所以真相就是宇智波们没钱了,为了装修新房子把为数不多的钱败光了。
还好,结婚的两位当事人表示:婚礼只是一种形式,真正重要的是两人精神和心灵的结合。
众宇智波:卧槽,你们两个是柏拉图式的!
“你俩还没做过?!”能把这种话说出口的也只有贤二的带土了。
然而哲学的二人组淡定依旧,“贤太低可是配不上卡卡西桑的哦,小叔叔。”止水笑眯眯地回答。
婚礼当天晚上。
“胖助,恭喜你哥终于嫁人。”带土你为什么总要作死。
“贤二,想死吗?”
“佐助啊,别生气了,不过你也差不多该接受这个事实了,鸣人不是早就告诉你了?”镜温柔地安慰佐助。
“嗯?”佐助疑惑地看向镜。
“镜爷爷你不要乱说啊!我什么时候知道他们交往的事了我说?”鸣人立即大声反驳。
“哎~~~,你不是看到他们接吻,然后第二天还向止水求证了吗?止水还说他当时就承认了。”镜一脸惊讶。
吊车尾,出息了啊,敢骗我!
“佐、佐、佐助,你听我解释,我真的只是忘了。”鸣人立刻土下坐求原谅。
佐助拔出刀,背对着鸣人。“跟我出来。”
然后鸣人以一种比当初终结谷之战还难看的脸色走了出去。
壮士,走好。
“对了,老祖宗,冰箱里的糕点是您做的吗?”镜看向斑。
带土瞬间打了个冷颤。
“那又怎样?”斑高傲地回答。
“哦,带土下午把它吃光了。”
“那是我给泉奈做的。贤二,你可以去死了。”
“谁知道是你做的啊!老混蛋,我还担心你下毒呢!”
“居然偷吃哥哥的东西,受死吧,贤二。”
三个人出去决斗了,镜独自坐在客厅,悠闲地喝着茶。
带土和佐助这两个整天秀恩爱的小辈,该让他们知道要尊重单身老人了。
“镜爷爷,他们怎么出去打起来了?”止水着急地问。
“哎~~,没事啦,你们两个现在不是应该洞房吗?”
止水简直欲哭无泪,本来两个人前戏都做完了,结果突然感应到了大量的查克拉,而且在自家附近,再仔细查看,原来就是自家那几个祖宗。这几个人可是能日天日地的,打起来还不得分分钟炸了木叶,只能穿好衣服跟自家恋人出来劝架了。
于是,又有两架高达加入了战局。
对此,木叶人民表示:夭寿啦!大晚上看见会飞的彩虹啦!
而正在打架的众人一看见止水的高达,全都停手了。结婚当晚,头顶绿色。尴尬了,我的须佐。
最后,战局以两人的加入而结束。
第二天早上,斑和泉奈互相投喂东西吃,还时不时怼带土两句;带土大喊这个世界是虚假的,我要找卡卡西;止水一边撩着鼬的头发,一边喂他吃丸子,偶尔鼬生气了瞪他一眼,止水就笑眯眯地道歉,然后不知道又说了些什么,鼬的脸微微泛红;镜从厨房端出最后一道菜,跟佐助打了个招呼,跟他说刚好赶上吃饭了。
佐助早上起来,出了房间,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景。
“佐助你好慢啊我说,为了等你吃饭我都要饿死了我说。”鸣人突然从后面抱住他,手环在他的腰上。
这种生活,好幸福。
“吵死了,吊车尾。”
“啊,佐助你刚刚笑了吧”
“没有。”
“你绝对笑了吧”
“我说没有就没有。”
“明明就笑了,有什么好不承认的。”
“闭嘴,我说没有就没有。”
今天的宇智波大宅一如既往的充满了和平与吵架。


终于完结了,首先要感谢所有给小红心还有评论的同学,因为是第一次写,有人喜欢真的很开心。
其实感觉结尾还是有点烂,主要是一开始只有这么个脑洞,每篇都是边写边想,写完就直接发布了,也不再查看一下,结果漏洞百出,我也没法解释。(最明显的就是根据我的描写佐助是有左臂的,但是我私心不想让他接受木叶的义肢,也觉得如果终结谷一战不打到这种程度他不会坦诚心意,然后回来,可我又舍不得让倾城断臂)所以写文一定要想好设定,写大纲啊。大家应该看得出来,我文笔很烂,剧情全靠对话和心理活动推进,没有什么描写性语言,所以很多场景写不出来那种感觉,一遇到要写外貌,氛围,动作就自动跳过(←_←那你为什么还说要番外开车),所以番外绝对会车祸的。结尾就是希望倾城能够得到幸福,他爱的和爱他的人都在他身边(毕竟原著已经虐了,我们就要在同人里使劲撒糖)。
最后,也希望各位小天使都幸福快乐地生活着。

评论(4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