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声

???为什么我点了订阅显示这样?其他tag都正常啊

【孙肖】入坑安利经典文包

孙肖粮仓:

这里是孙肖家资源整理仓库,以供刚入坑或者想回顾粮食的妹纸使用。


如果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或者打扰到已出坑的太太,我会马上处理。


第一发经典文包。(有补充的在评论下留言就好,我会根据情况更新上去的~)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VeryHot_封冻    《团队精神》     (原著paro,HE)


 


挖坑狂魔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龙与机械师》  (西幻paro)


 


一路春白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爱你,怕了》  (原著ABOparo,HE)


 


命名空间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期年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原著paro,BE)


 


夜航船 (来自 爱锋7plus)     《恋爱宝典》      (原著paro,HE)


 


漠花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我们仍未知胜利的味道》   (原著paro)


 


太阳照在绿墙山    《苦瓜》     (原著paro,HE)


 


 


 


 


有些文是连载所以只链接到第一章请见谅


PS:因为有的太太已经出坑或者并非孙肖家常住居民,所以希望大家去看文的时候不要太打扰到太太给太太们造成苦恼哦6w<


 

哪位小天使有accusations fly的翻译链接?英语渣跪求😭

let's have you,lazy daisy
这句话是啥意思?怎么大家都说好污!?((⊙o⊙)!

求解答

看了第十集,有个地方我没明白,尬舞是在比赛结束后的晚会上,那是哪场比赛?是第一集勇利没发挥好那场吗?还有维克托问勇利要不要合影那段,是在尬舞之后吗?但是他们都穿着运动服,感觉像刚比赛完,而且勇利之后就拉行李箱走了,应该是坐飞机走了吧,那尬舞到底是发生在什么时候的事?

我们的成员已经打入百度百科内部了😂

停更通知

《婚礼》番外近期应该不会更了,家里有人生病住院,静不下心写文,等他好了我就写。
抱歉了,各位小天使。

婚礼(完结)

完结撒纸屑

鼬和止水的婚礼办得意外的简单。
与其说是婚礼,更像一次家庭聚餐,来参加的不是宇智波就是宇智波的家人,家里也没有特别装饰过,只是打扫干净了而已。
对此,众宇智波给出的解释是:木叶还没有通过《同性婚姻法》,等他们领证了,再大办一场。
额,这个理由谁信啊!除了镜,止水,鼬,剩下那几个宇智波会鸟木叶?还有佐助这个兄控晚期,怎么可能委屈他哥!
所以真相就是宇智波们没钱了,为了装修新房子把为数不多的钱败光了。
还好,结婚的两位当事人表示:婚礼只是一种形式,真正重要的是两人精神和心灵的结合。
众宇智波:卧槽,你们两个是柏拉图式的!
“你俩还没做过?!”能把这种话说出口的也只有贤二的带土了。
然而哲学的二人组淡定依旧,“贤太低可是配不上卡卡西桑的哦,小叔叔。”止水笑眯眯地回答。
婚礼当天晚上。
“胖助,恭喜你哥终于嫁人。”带土你为什么总要作死。
“贤二,想死吗?”
“佐助啊,别生气了,不过你也差不多该接受这个事实了,鸣人不是早就告诉你了?”镜温柔地安慰佐助。
“嗯?”佐助疑惑地看向镜。
“镜爷爷你不要乱说啊!我什么时候知道他们交往的事了我说?”鸣人立即大声反驳。
“哎~~~,你不是看到他们接吻,然后第二天还向止水求证了吗?止水还说他当时就承认了。”镜一脸惊讶。
吊车尾,出息了啊,敢骗我!
“佐、佐、佐助,你听我解释,我真的只是忘了。”鸣人立刻土下坐求原谅。
佐助拔出刀,背对着鸣人。“跟我出来。”
然后鸣人以一种比当初终结谷之战还难看的脸色走了出去。
壮士,走好。
“对了,老祖宗,冰箱里的糕点是您做的吗?”镜看向斑。
带土瞬间打了个冷颤。
“那又怎样?”斑高傲地回答。
“哦,带土下午把它吃光了。”
“那是我给泉奈做的。贤二,你可以去死了。”
“谁知道是你做的啊!老混蛋,我还担心你下毒呢!”
“居然偷吃哥哥的东西,受死吧,贤二。”
三个人出去决斗了,镜独自坐在客厅,悠闲地喝着茶。
带土和佐助这两个整天秀恩爱的小辈,该让他们知道要尊重单身老人了。
“镜爷爷,他们怎么出去打起来了?”止水着急地问。
“哎~~,没事啦,你们两个现在不是应该洞房吗?”
止水简直欲哭无泪,本来两个人前戏都做完了,结果突然感应到了大量的查克拉,而且在自家附近,再仔细查看,原来就是自家那几个祖宗。这几个人可是能日天日地的,打起来还不得分分钟炸了木叶,只能穿好衣服跟自家恋人出来劝架了。
于是,又有两架高达加入了战局。
对此,木叶人民表示:夭寿啦!大晚上看见会飞的彩虹啦!
而正在打架的众人一看见止水的高达,全都停手了。结婚当晚,头顶绿色。尴尬了,我的须佐。
最后,战局以两人的加入而结束。
第二天早上,斑和泉奈互相投喂东西吃,还时不时怼带土两句;带土大喊这个世界是虚假的,我要找卡卡西;止水一边撩着鼬的头发,一边喂他吃丸子,偶尔鼬生气了瞪他一眼,止水就笑眯眯地道歉,然后不知道又说了些什么,鼬的脸微微泛红;镜从厨房端出最后一道菜,跟佐助打了个招呼,跟他说刚好赶上吃饭了。
佐助早上起来,出了房间,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景。
“佐助你好慢啊我说,为了等你吃饭我都要饿死了我说。”鸣人突然从后面抱住他,手环在他的腰上。
这种生活,好幸福。
“吵死了,吊车尾。”
“啊,佐助你刚刚笑了吧”
“没有。”
“你绝对笑了吧”
“我说没有就没有。”
“明明就笑了,有什么好不承认的。”
“闭嘴,我说没有就没有。”
今天的宇智波大宅一如既往的充满了和平与吵架。


终于完结了,首先要感谢所有给小红心还有评论的同学,因为是第一次写,有人喜欢真的很开心。
其实感觉结尾还是有点烂,主要是一开始只有这么个脑洞,每篇都是边写边想,写完就直接发布了,也不再查看一下,结果漏洞百出,我也没法解释。(最明显的就是根据我的描写佐助是有左臂的,但是我私心不想让他接受木叶的义肢,也觉得如果终结谷一战不打到这种程度他不会坦诚心意,然后回来,可我又舍不得让倾城断臂)所以写文一定要想好设定,写大纲啊。大家应该看得出来,我文笔很烂,剧情全靠对话和心理活动推进,没有什么描写性语言,所以很多场景写不出来那种感觉,一遇到要写外貌,氛围,动作就自动跳过(←_←那你为什么还说要番外开车),所以番外绝对会车祸的。结尾就是希望倾城能够得到幸福,他爱的和爱他的人都在他身边(毕竟原著已经虐了,我们就要在同人里使劲撒糖)。
最后,也希望各位小天使都幸福快乐地生活着。

婚礼7

啊,感觉自己写得越来越精分了,我是第一次写文,求小天使们告诉我有没有ooc。最后为自己解释一下,是因为拉肚子所以昨晚没更,改成今天双更。(←_←拖更的人没有辩解资格)

直到晚上睡觉时,佐助还沉浸在震惊中无法自拔。
我哥要结婚了!?
我哥居然要嫁人了?!
不对,嫁是什么鬼?
混蛋止水是什么时候开始勾搭我哥的!?
我哥不要我了。
佐助的表情风云变幻。
“我说,你不会还在想鼬哥说要结婚的事吧?”鸣人抱着枕头问他。
“你一点也不惊讶吗?”
“大家都看出来他们会在一起了我说。”鸣人理所当然地回答。
“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“我也只是猜的嘛,不确定的。”现在要是让佐助发现我早知道这件事,还不告诉他,绝对死定了。“有那么难以接受吗我说?”
佐助瞥了他一眼,你这个没有兄弟的人怎么可能理解。
“啊啊,我是不懂你们宇智波的兄弟爱啦,但是啊,我觉得止水哥对鼬哥真的很好啊,他们两个以前经历了痛苦,现在既然要获得幸福了,我们不应该祝福他们吗?”眼看鸣人就要嘴遁了。
谁允许你管我哥叫哥了,就算我和你在一起了那也是我一个人的哥哥。
“我知道的,只是作为鼬的兄弟、家人,我比谁都希望他获得幸福,特别是了解了他所经历的痛苦之后,更加希望有一个爱他,陪伴他一生的人,也许就是太希望他幸福了吧,反而交给谁都不放心。”佐助顿了顿,“其实仔细想想,鼬会选择和止水在一起,不就证明他们彼此相爱,能够给对方幸福吗?但是,”佐助话锋一转,“我还是不能原谅不告诉我这件事的人。”居然都把我当傻子。
“哈哈哈,佐助你现在好像要嫁女儿的父母一样。”
“吊车尾,你找死吗?”
“不过,有家人在就是这样的吗?总觉得,好羡慕啊。”鸣人的语气有些低落。
“大白痴,”佐助主动抱住鸣人,抚摸着他的后背,“我既是你的爱人,又是你的家人。”
鸣人回抱着佐助,紧紧搂着他。“啊,是啊,你就是我的幸福”

婚礼6

我错了😭,说好了昨天今天更文,结果今天才更。所以我决定完结后写番外开车来弥补我的过错。

所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?
佐助看着面前的一群宇智波和一栋二层的房子,面露疑惑。
而且为什么所以人都冲他笑?
“生日快乐,佐助。”鸣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哦,原来是我的生日啊。
“佐助,这是鸣人送你的礼物。”鼬戳了一下佐助的额头。
“没想到这孩子看起来大大咧咧,心还挺细。”说话的是镜。
“啧啧啧,这么急着下聘礼娶我们胖助啊。”带土作死地嘲讽。
“哼,连这点诚意都没有,怎么进我宇智波家的门。”老祖宗就是老祖宗,霸气外露。
进入房子里面,佐助才发现所有人都已经把行李搬来了。
“就差你了,佐助”可以一家人住在一起了。鸣人露出期待的笑容,蔚蓝色的眼睛像晴空一样充满希望,让人心生向往。
“嗯。”
“咳咳咳,秀恩爱秀够了吧,我还等着吃完蛋糕回卡卡西那儿呢。”专业破坏气氛的带土。
“你敢,今天晚上所有人都住在这儿。”老祖宗发话了。“以后谁过生日所有人都必须回来过夜。”
“老不死的,你故意的吧,除了我还有谁不住这里?”
“呵,故意的又怎么样,再说胖助也不一定住这里吧。”说完瞟了一眼鸣人。
“真是开出去的宇智波,泼出去的水。”带土作死ing。
“呵,你不也一样。”
“我那是娶,我是攻。”带土继续作死。
“你们说够了没有!”佐助怒气值max。
“好了好了,别吵了,不是还要吃蛋糕吗?”鸣人赶紧拉住佐助,他还不想房子被拆。
这真是一个难忘的生日,各种意义上。
蛋糕甜就算了,为什么连每道菜都是甜的!
佐助感受到了来自宇智波甜党的恶意。
“对了,既然今天大家都在,就通知一下,我和止水决定结婚了。”鼬说完就接着吃饭了,其他人也像听见“今天天气真好啊”一样接着吃吃喝喝。
佐助感觉此时自己被雷劈了。
这个生日是过不好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