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声

婚礼3

四战复活设定  渣文笔 婚礼上线慢
题目是婚礼,但是主要是止鼬的日常、表白和鸣佐的开窍
“你到底想干嘛?”佐助终于受不了了,鸣人从回来以后一直偷偷盯着他看,撞上他的视线时,又故意扭头假装看风景。
“什,什么干嘛?”鸣人低着头使劲扒拉碗里的饭,紧张得连口癖都忘了。
“那是你的错觉啦,我吃饱了。”鸣人站起来,转身要走,又说了一句“今天晚上我睡客厅。”然后就落荒而逃进了浴室洗澡。他现在需要冷静一下好好想想他对佐助的感情,可鸣人一看到佐助就想到止水和鼬的吻。佐助会像鼬对止水那样,对他露出温柔顺从的表情吗?会主动吻他吗?鸣人只要一想到这些,热气就蹭蹭往脸上冒,使他根本不敢直视佐助,只好决定晚上一个人在沙发上想。
太奇怪了。佐助独自坐在餐桌前,思考着鸣人的反常行为。
可是除了那明显的偷窥,好像也没什么了。
等等,吊车尾好像从进门起脸一直是红的,刚才还说要睡沙发。说起来,以前也有女孩子对着我脸红。
原来如此。佐助经过一番深思熟虑,得出结论:鸣人有了喜欢的人,可能已经在交往中,所以脸红了;既然有了恋人,带回家也是迟早的事,以后还会结婚,睡沙发是在暗示他该搬走了,鸣人带女朋友回来会不方便,毕竟卧室只有一间。
想到这儿,佐助有些说不上来的生气和难受。
还说是我最好的朋友呢,连有了女朋友都不告诉我。
佐助一直将鸣人这个唯一的朋友视为家人般的存在,在所有人都放弃他的时候,只有鸣人一次又一次地追上来,从来不肯斩断与他的羁绊,即使遍体鳞伤。当鸣人在终结谷说出你痛我也痛时,佐助想,他大概这辈子是栽在鸣人手上了,于是承认了对方在自己心中的地位。也就是从这时,佐助才意识到,自己无法杀掉鸣人,因为喜欢他,因为无法放弃他给的温暖,因为曾经堕入冰冷的黑暗才更加眷恋温暖的阳光。
可是现在这份温暖要属于别人了。
佐助也曾经问过鸣人对他的感觉,但是每次都被朋友卡堵的说不出话来。
最开始佐助没地方住,鸣人请他同居的时候,年轻的宇智波单纯的以为某吊车尾开窍了,结果搬过去后,鸣人不但没有越雷池半步,还一如既往地进行发卡行为。久而久之,佐助也就觉得这样也好,反正鸣人也没有喜欢的人,说不定哪天就开窍了。
但是现在那个人出现了,鸣人会和她组建家庭,生儿育女,一家人幸福地生活。而他,只是朋友。即使鸣人曾经为了他做了再多,但那也许就是鸣人对朋友的理解。所以,他该退出鸣人的生活了。

评论(4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