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声

婚礼5

终于让太子表白了

鸣人站在门口,深吸一口气,推门而入。
“佐助,我回来了!”
佐助站起来,看向他。“我有事要跟你说。”
“什么事啊我说?”
“……鸣人,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?”
“哎~~~?!你怎么知道的啊?”
果然如此啊。“我要搬走了,和你说一声。”佐助拿起行李,径直走向门口。
“为什么啊?这么突然!在这里住着不好吗?”鸣人一把拉住佐助的胳膊。
“以后你带女朋友回家,我住在这里会不方便。”佐助攥紧了双手。
“我根本就没有女朋友!‘’
“反正都一样吧,放手。”
既然有了喜欢的人,就别再对我好,别再离我这么近,别再让我产生你喜欢我的错觉。
“完全不一样!”鸣人将佐助转过身来,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,直视着佐助。
“我喜欢的人是你啊!”
佐助的脸上闪过一瞬的惊讶,又别过眼神,在心里告诫自己别对鸣人抱太大希望。
“我们不是朋友吗?”
“不是的!”鸣人的脸从刚才就变红了,这一着急更是血气上涌。“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,恋人那种,成为彼此的唯一,我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的!”
“哼,吊车尾的”佐助露出了12岁时嘲讽的笑容。
???什么意思?同意还是不同意?不同意的话该不会一个千鸟招呼上来吧?鸣人见佐助不说话,决定先打破沉默。
“你要是不同意的话我就追你,又不是没追过,反正我不能没有你,也不能接受你和别人在一起,我才是你的归宿。”
“我说不同意了吗?”
“那,那你是答应了?太好了!”鸣人紧紧搂住佐助,佐助也回抱着鸣人。
“吊车尾的,你反应也太迟钝了。”佐助额头抵在鸣人肩上,闷闷地说。
“嘿嘿”鸣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。“让你久等了,佐助。”
许久,两人才拉开了些距离。鸣人这才注意到佐助已经从脸颊到耳根都已经红透了,就像一个熟透的番茄,引诱着人去咬一口,再加上这副难得一见的温顺表情,简直是犯规。
啊啊啊!太可爱了我说!!!鸣人已经在内心咆哮了。
“我,我可以亲你吗?佐助?”
“这种事不要问我。”
“那,那我亲了。”
鸣人闭上眼睛,轻轻地将自己的唇贴在佐助的上面,又很快分开。
软软的,好想再试一下。这是鸣人此刻的想法。
“可以再试一次吗,佐助?”
“像刚才那样的就满足了吗?吊 、车 、尾。”佐助双手环住鸣人的脖子,嘴唇附在他的耳边说到。
鸣人转头直接吻上那张嘴,一只手按着佐助的头。他想起佐助穿白色和服的模样,肤白胜雪,傲雪欺霜,眉眼清冷,衣襟大敞,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,却色气异常。不想让别人看见,无论是他色气、诱惑还是温顺的样子,都不想让别人看见。
鸣人发狠地亲吻佐助,佐助也激烈地回应着,结果由于经验不足,两人不是咬到舌头,就是磕到牙齿或嘴唇。
“技术真烂。”佐助毫不留情地嘲讽。
“这能怪我吗我说?我就只和你一个人接过吻啊我说!”鸣人委屈地为自己辩解。
“你……”佐助被噎得说不出话来,脸涨的通红。
“我们再练习几次吧我说。”鸣人低沉的声线在佐助耳边响起。
“嗯。”
两个年轻人,血气方刚,干柴烈火,于是练着练着就练到床上去了,顺带还把衣服脱光了,坦诚相见。正当他们准备进行更♂深♂一步的交流时,
“那个,佐助你知道该怎么做吗?”
“吊车尾你不会是不知道吧?”
鸣人诚实地点了点头。他连《亲热天堂》都看不下去,怎么可能知道两个男人怎么做。
“那你呢,佐助?”
“…………”
于是第二天鸣人决定恶补这方面的知识。
你问我他们当天晚上是怎么解决的,当然是互♂相♂帮助啦。

评论(2)

热度(28)